汪东兴与叶剑英改变中国历史的四次密谈

粉碎“四人帮”至今,虽然已经过去三十余年了,有些专家、学者认为某些历史真相仍属未解之谜。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韩钢在《北京日报》发表的文章就提出了许多重要问题。他说:“汪东兴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之一。虽然汪迄今从未公开忆述此事,但从其他当事人的回忆看,汪东兴起了无可替代的作用。”“至于详情如何,目前仍然不得而知。”

汪东兴与叶剑英改变中国历史的四次密谈

1977年在山西。右起:胡绳、李鑫、汪东兴、叶剑英、陈永贵、熊复。

我在汪东兴领导下,参加了粉碎“四人帮”的全过程。在未对“四人帮”采取行动之前,汪东兴同华国锋副主席、叶剑英元帅之间的酝酿活动我也知道一些。因为凡与粉碎“四人帮”的有关情况,汪东兴在华、叶处商谈后,回来都与李鑫和我通过气。现就我所知,照实地写出来,如能为党史工作者及广大读者提供些参考,我将会感到极大的宽慰。

和9月14日深夜,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李鑫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看望汪东兴。他们一起谈到“四人帮”近几天的活动:9月9日凌晨2时在政治局讨论治丧问题会上,江青哭闹着要开除邓小平党籍的问题;9月10日王洪文在紫光阁擅自开设中央办公厅值班室的问题;姚文元他们还动员不少人向江青表忠心,写劝进信等等。李鑫还说:“我在钓鱼台工作过一段时间。这伙人在钓鱼台经常聚会碰头,每次开政治局会议前,他们都先开小会,讨论对策。现在主席不在,他们肯定会造反夺权。我们要早下决心除掉他们,免得被动。”

9月14日夜,汪东兴和李鑫两人向华国锋进言:要设法除掉“四人帮”

9月12日上午到10月4日下午,叶剑英元帅与汪东兴进行了四次密谈

第一次密谈。

,毛主席吊唁仪式的第二天,党和国家领导人继续参加吊唁和守灵。上午中间休息的时候,叶剑英元帅(以下简称叶)到了人民大会堂福建厅,他一见到汪东兴(以下简称汪)就说,一方面我来看看你,一方面来听听你对形势的看法。又说,自9月9日以来,你是日夜的忙,没有很好的休息过,可不能把身体搞垮哟!很多事情还等着我们去做呢!

汪:事情的确很多,瞻仰毛主席遗容还在进行。全国要求来京参加吊唁治丧的人民来信来电像雪片一样,秘书处忙于答复。追悼大会正在抓紧准备。遗体保护问题专家们正在研究,去越南取经的专家尚未回来,预计遗体保护的问题可以解决,请叶帅放心。

叶:毛主席逝世是一件很不幸的大事,我们都很悲痛!可是还有人不顾大局多方干扰。江青在讨论毛主席丧事的会议上,闹着要开除邓小平的党籍。姚文元跟着起哄,不必去说它了。而政治局中竟有人毫无根据地说主席脸色发紫,怀疑是医生害死的,弄得医生们很紧张。好在王洪文、张春桥都参加值班,不然又要颠倒是非了。

汪:毛主席逝世时,正好是华国锋和张春桥值班。我们在毛主席那里值了几个月的班,亲眼看到医生、护士高度负责,全力投入治疗和抢救,怎幺可以无根据地怀疑他们呢?

叶:我们都能理解,我想你能顶得住压力!

汪:叶帅,压力我是不怕的。你知道,他们早就想把我搞掉。1967年1月,江青一伙就在幕后策划,在中南海内掀起“火烧”“油炸”汪东兴,在国务院小礼堂几次召开大会批斗我。主席知道后说话了:烧烧炸炸都可以,但不要烧焦了!这才把他们的气焰压下去了。后来江青一伙又给我戴上“特务头子”的帽子,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调离我在毛主席身边的工作,撤掉我办公厅主任的职务等等。所有这些都被毛主席识破了,制止了。

叶:你在主席身边工作多年,经历了不少难办的事情,这也是不可多得的一种锻炼。我虽然老了,但锐气还是有的,看来,我们与他们的这一仗,已是不可避免的了!

汪:对这伙人多年来我是看透了,他们搞分裂党的活动,是决不会罢休的。我们这些人,只要不倒不死,将永远是他们的对手。

叶:现在江青他们还在中南海活动吗?

汪:江青这两天在中南海跑到毛主席住地,要看毛主席那里的文件,被拒看后江青大为不满。她又要闹事了。主席逝世后,他们的活动更加频繁,更加明目张胆了。

叶:对于这一点,我们的看法是一致的。现在双方都在搞火力侦察,选择突破口寻找时机。好,我们改天再谈。

第二次密谈。

,在京的外国同志和朋友以及外国专家,同首都群众一起瞻仰毛主席遗容。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在毛主席遗体旁守灵,并在吊唁大厅分别接见前来吊唁的各国朋友。会见外宾后,叶剑英元帅和汪东兴由吊唁的北大厅,来到东大厅南侧的一间办公室里,又开始了交谈。

汪东兴把近日江青要华国锋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,讨论毛主席处文件处理的问题,并且提出她、姚文元、毛远新和汪东兴都要参加常委会的事情向叶帅作了汇报。

叶帅听后说:他们气势逼人,向华国锋出难题,逼他表态。

汪:那天因为夜已深,没有打扰你。国锋同志同我商量后决定改为,中央常委会听取江青、姚文元和汪东兴对毛主席处文件处理意见的汇报。

叶:好主意,我们不能上当。他们正在挖空心思向华国锋施加压力,向中央常委会要权力,想挤进中央常委会内。做不到!今年我们党先后有三位领导人与世长辞了。“四人帮”乘机作乱,中国革命处于危难之中。

汪:江青一伙是一个反革命阴谋集团,党中央同他们的斗争是势不两立的。

叶:他们背离党中央,背离马列主义、毛泽东思想,搞阴谋诡计,搞分裂,我们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,中国革命就会遭受挫折,甚至倒退失败!

汪:主席生前在政治局会议上,几次讲过周勃、陈平平吕氏乱,巩固汉室的这段历史。我看主席这话是有所指的。

叶帅点头说:老实说“四人帮”的罪恶比吕氏尤甚!他们迫害致死多少老同志啊!真是“罄南山之竹,书罪无穷;决东海之波,流恶难尽。”

第三次密谈。

下午3时许,叶剑英元帅按照预约来到汪东兴在中南海南楼的办公室。叶帅是第一次到这里来。进门时,他把身边随员留在楼下,自己一个人上了楼。进屋后,他沿着靠海的窗户边看边说:这房子貌不出众,但地点好,看得远,幽雅安静,是办公的好地方。

汪东兴给叶帅冲了一杯龙井茶,对叶帅说,请坐下来谈吧。

叶:最近形势很紧张,这也是我们意料之中的。中国人常拿“庆父不死,鲁难未已”,来比喻首恶不除,祸乱不止。我看“四人帮”不除,我们的党和国家是没有出路的!

汪:为了继承毛主席的遗志,挽救党的事业,我们有责任粉碎“四人帮”这个反革命集团!

叶帅探着身子、压低声音问汪东兴:“你考虑好了吗?”

汪东兴用肯定的语气说:我认为形势逼人,不能再拖延,到了下决心的时候了!

叶帅坚定地说,对!他们的气势发展到如此地步,该摊牌了,不能失掉时机,“兵之情主速,乘人之不及!”他停顿了一会儿又说:“至于斗争的结局是喜剧还是悲剧,待见分晓”。

汪东兴庄重地说:叶帅,你是我们党内以深思熟虑、多谋善断而着称的领导人,由你和华国锋同志一起领导,团结政治局大多数委员,我看优势会在我们方面。

叶帅说:9月29日的政治局会议,我同先念、向前请假先退席了。江青竟然擅自宣布散会,留下“四人帮”,围逼华国锋。你留下来陪同华国锋一起对付他们,做得对。

汪东兴说:当时我觉得他们这样做很反常,他们简直就是在质问华国锋同志。

叶帅异常激动地说:看来他们已经开始下手了!他们是在逼华国锋摊牌,交权!他们阴谋篡党夺权的野心由来已久,想把他们的帮派利益凌驾于党和人民的利益之上。

妄想!我们要立即找华国锋同志谈,要加速采取果断措施。

太阳已经落山,汪东兴对叶帅说:叶帅,消消气。今晚请你尝尝我们家里的饭菜。

叶帅很高兴地和汪东兴一起进了晚餐。

叶帅严肃庄重地说:好!就这样说定了。我现在就去华国锋那里同他谈,具体问题由你今晚去华国锋那里谈。一定要严格保密,不能走漏半点风声!尽量做到知密范围小,但也不排除出点小的乱子。

汪东兴说:肯定有风险,但力争不出乱子。

叶帅临出门时叮嘱说:事实摆在眼前,逼着我们要加速进程,不能失掉良机。4日下午我再来,不要打电话,你也不能到我那里去,不要惊动了他们。

汪东兴说:我明白。

按照叶帅的交代,10月2日晚9时汪东兴去了华国锋副主席在东交民巷的住地。在华国锋副主席办公室,汪东兴对他说:今天下午叶帅到我的办公室来,我们谈了一个下午,主要讨论如何解决“四人帮”的问题。

第四次密谈。

下午,叶帅如约来到中南海南楼汪东兴办公室。

汪东兴在大门口迎接叶帅。看叶帅走得很急,气喘吁吁,面孔涨得通红。东兴同志请叶帅慢慢走。叶帅没有放慢脚步,边走边说:“慢不得!慢不得,要一鼓作气啊!”

叶帅坐在沙发上,一边喝茶,一边听汪东兴汇报:“2日晚上,我去了国锋同志那里,他告诉我你刚从他那里离开。我把咱们的想法都同他讲了。他认为我们的意见和他的想法原则上是一致的。问题是如何具体化。根据国锋同志的要求,我和张耀祠、李鑫、武健华一起商量了一个粉碎‘四人帮’的实施方案,昨晚,我又去了他那里,把我们研究的实施方案向他详细汇报了,国锋同志认为可行,要我再向你请示汇报,看你还有什幺新的意见?”叶帅示意请汪东兴讲。

汪东兴把粉碎“四人帮”的行动部署和实施方案,一一作了详细汇报。叶帅听得很仔细。听完之后,他沉思片刻说:“兵法上有这样的话,‘计熟事定,举必有功’;‘凡谋之道,周密为宝’。我看这个计划比较成熟,安排也相当周全了。照这个实施方案执行,必会成功。”叶帅接着又说:“当然,还要特别注意保密啊!因泄密导致失败的历史事件太多了。同时警戒要严密,无关人员不得进入现场,一定要把紧这一关。”

汪东兴很赞成叶帅的指示,他强调说:“叶帅讲的,都是从我党历史上血的教训中总结出来的经验,所谓‘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’,我们将要求所有行动人员务必切实做到。”

最后叶帅说:“基本上准备好了,应抓紧睡个好觉,保持精力充沛,士气旺盛,保证打好这一仗!”

汪东兴说:“我们一定组织好,请叶帅放心!”

本文节选自2013年第2期《炎黄春秋》杂志,作者武健华,原中共中央毛泽东着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