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国经济沦陷中国掀起金融保卫战序幕

大中小

1997年,在泰国爆发的金融危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东南亚,韩国、马来西亚、印尼相继失陷,进而酿成一场震荡全球的风暴。18年后的今天,类似的情形再度出现。一段时期以来,外国投资者正以最快的速度抛售泰国股票,据悉,自今年7月以来海外基金净卖出7.74亿美元泰国股票,同期泰国基准股指SET指数下跌4.3%。泰铢汇率也徘徊在逾六年低位,上月对美元下跌3.4%。

出口萎靡不振、企业盈利下降、贸易赤字增长、财政赤字飙升,当前泰国仿佛回到了18年前危机爆发前的原点,这引发国际投资者极大的忧虑。持续疲软的经济,也让泰国财政部上周下调了今年经济增长的预估,从4月预计的增长3.7%下调至3.0%,主要因该国出口可能连续第三年萎缩,消费物价今年也将下跌。作为东南亚第二大经济体,去年以来泰国经济发展异常艰难,虽然新任政府频频采取举措,但泰国经济去年仅增长0.9%,为三年来最新。

泰国不过是新兴经济体和资源国的一个缩影。随着全球经济持续疲软,尤其中国经济增速放缓,包括巴西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、新西兰等众多国家遭遇重挫,今年以来,澳元、新西兰元、加元跌幅空前,其中澳元跌幅已达20%,市场看空情绪尤为浓烈。

泰国经济沦陷中国掀起金融保卫战序幕

“最近几个月,商品价格呈现清晰而广泛的下跌趋势,这显然反应在了商品出口国的货币上”苏格兰皇家银行驻新加坡策略师Greg Gibbs表示,加拿大GDP连续五个月下降,不久前宣布的提前大选又带来不确定性,加元看起来尤其疲软。据悉,8月3日,加元一度下跌03.%跌至1.3126,盘中触及1.3133,为2004年9月以来最低水平。

中国经济之忧

反观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作为多年来全球经济增长极之一的中国,7月以来经济不甚乐观,数据显示,7月中国PMI(采购经理人指数)仅为47.8,低于6月的49.4和预期48.3,显示出制造业运行出现2013年7月以来最明显的放缓。而从6月16日起爆发的一轮大动荡,让中国A股市值蒸发掉3万亿美元,这等同于10个希腊债务危机。

全球动荡的金融环境、疲软国内实体经济、大幅震荡的A股市场,让中国领导层也焦虑不安。7月30日,中共再次在北京召开政治局会议,其重点不再是政治,而是转向经济层面上。在注重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稳增长同时,更加强调防风险。“树立危机应对和风险管控意识,及时发现和果断处理可能发生的各类矛盾和风险。”值得一提的是,按照以往惯性,例如风险始终是领导高层忌讳的词语,此次提及,说明中共高层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甚至,陆媒日前发表一篇文章,称2015年将是中国与金融危机正面决战的一年。并明确指出,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,中国经济一直在用非常规手段躲避危机。2009年4万亿救一次,2012年非标救一次,2014年股票牛市又救一次,中国经济从来没机会真正体会危机的挑战。但随着626的股市巨震,中国经济正在逐步感受到危机的压力。

中国经济之疾已非腠理

诚然,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,尤其是A股市场剧烈震荡,中国政府动用一切手段,甚至不惜违背市场游戏规则,授权国家队入场参与护盘,试图逆转市场信心。毕竟,在中国政府看来,信心比黄金更为重要。中国A股不仅是继房地产之后最后一个“池子”,更是维系市场资本信心的最终屏障,倘若出现缺失后果不堪设想。此番心态可以理解,但殊不知,中国经济之疾已非腠理,非汤熨之所及也。

的确,中国当前已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在世界经济比例构成中显得越发重要。但不容否认的是,这是通过透支资源、环境和劳动力所形成的成果,从长期看缺乏可持续性。在这个过程中,政府和国有部门领域在一轮轮资产泡沫、市场垄断和赋税中获取巨额财富,这直接成为导致贫富分化的根源,也构成中国民众仇腐的核心因素。

实际上,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仍是巨大的,如果通过更加合理的资源配置,让市场发挥作用,可以重启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,但前提是,必须缩减国有部门的投资比例,政府简政让利的同时,以大规模减税的举措减轻人们的负担。毕竟,中国普通工人的工资水平,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。资料显示,只相当于美国劳动力的1/8,同时却享受着和美国同样的房价和物价。因此,只有中国政府主动瘦身,缩减无效投资、退出市场垄断、削减政府开支,这样才能起到真正提振内需的作用,从而为广大民营企业开辟出良好的生存空间。然而这无疑牵一发而动全身,侵犯太多群体的利益。

五星红旗最大的敌人

可以说,正是由于政府扩张成性,巨大的寻租空间最终成就一批利益群体,而正是这一群体(参与)构成一轮又一轮泡沫,也是做空此轮A股的主力军。在中国,5%的群体掌控95%的财富,也就是说,倘若这一群体信心逆转,无疑将转变成当年做空俄罗斯的权贵,进而酿成剧烈的金融危机,这也是当前中国政府最为顾忌之处。事实上,并非所谓的国际资本,而是灰色资本才是“五星红旗”最大的敌人,堡垒往往从内部攻垮,这是亘古未变的真理。

当前,世人皆知,中国依靠粗放型发展模式已经过去,未来经济发展的核心则强调质量,而这一切则必须以人为本:具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家、技术和知识精英,将构成未来推动社会前行的主体,作为政府仅仅发挥守夜人的作用。然而,在一个浮躁、充斥垄断和投机的环境中,上述人才很难涌现。这无疑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构成制约。可以预见的是,随着全球金融环境和A股持续动荡,中国金融保卫战将如火如荼进行,并且很可能越发波澜壮阔,但是,我们不希望这种局面一直持续下去,因为改革的机遇一旦错过便很难挽回。并且,中国政府拯救A股,充其量只能暂时维稳市场信心,然而一切的关键在于实体经济,它们正濒临整体破灭的厄运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